[原创]欢迎刑释人员回家,25位村民被判寻衅滋事

时间:2020-12-11 20:00       来源: 未知

12月3日,昆明市晋宁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广济村25名被告村民寻衅滋事罪成立,除一人免于刑事处罚,24人分别被判有期徒刑两年、一年,或缓刑一年。

此案起源于2013年的征地事件。参与征地的公务人员被200多名村民堵截,多名警务人员受伤。

事后3位村民被捕入狱。

这三位村民分别于2016、2018、2019年刑满释放后,受到村民的热烈欢迎,拉横幅、披彩带、燃放鞭炮,吸引了数百群众参与。

最后一次“欢迎仪式”结束8个月后,昆明警方对涉事者集中抓捕,移送检察院提起公诉。

从法律的角度来讲,3位村民在征地过程中行为不当,触犯了刑法,应当依法处理。

可是站在村民的立场上,却认为他们是为了维护合法的土地财产,保护村民利益而入狱,刑满后就应该受到礼遇。

法律是刚性的,人性是柔性的。人性虽然要让位于法律,但法律不能强制规范人性。

比如贪官巨蠹,无论怎样的罪恶滔天,他的子女们还认可他是一个合格的、称职的父母。

这种情感并不局限于血缘关系。

如于欢案,在母亲受到严重污辱的情况下,用刀捅伤三人,捅死一人。尽管被判有罪,还是受到舆论的普遍同情。顺应民意,法院二审后从无期改为有期六年,直至减刑出狱。

另一件是张扣扣案例,为母报仇连杀三条人命。虽然法不容赦,被执行了死刑,可却挡不住网民惋惜的声音。

最出格的是杨JIA案,为了一点私仇,连杀四位民警,可谓法网难逃。可民间还有支持的声音,甚至冠之以泸上刀客的美誉。

回到广济村民案,村民给刑释人员披上“反腐保地英雄”的授带,被检察院认定为“混淆了人民群众对于英雄与罪犯的是非标准、法律界限”。

如果是服刑期间给这三人披上荣誉授带,固然涉嫌违法。可刑满释放后已经不再是罪犯。一个普通公民,为什么不能被民间授予英雄称号?

当初征地时,任昆明市委输记的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而落马。虽然与征地有无直接关系并未公布,但民间有理由认定他的落马有腐败因素。给三位村民冠以反腐英雄,就是有失实之处,有所夸大,也不至于触犯到刑法。

检方提出,村民的欢迎仪式造成当地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如果属实,这顶多是违反治安管理相关规定,上升不到触犯刑法的地步。

人犯服刑完毕,已经不是罪犯,而是回归群众成了自由人,百姓给予什么优待都不再受法律制约。

当年原红塔集团老总褚时健出狱后,以74岁的高龄承包荒山种植橙子。许多朋友经予资金支持,各方提供销售渠道,转身为中国橙王。

以一句“不可能打工”而成网红的窃格瓦拉出狱这天,监狱门口蹲满了前来签约的网红公司,最后签约一家电动车公司出任形象大使。

按昆明法院的思路,这些提供便利条件的,都是与政府做对,都是在藐视法律,都应该以寻衅滋事罪抓起来。

有网友调侃:那贪官落马后之前,为贪官做宣传的,是不是也在混淆相关群众对于英雄与罪犯的是非标准、法律界限?是不是也要追溯一下过往,得审查一番?

还有的担心:凡是在此帖跟评,表达质疑和不满的,均有“被寻衅滋事罪”的可能。

主持征地做政绩工程的市委输记被反腐下马了,因他入狱的村民出狱,欢迎他出狱的村民又再次被抓。

有网友据此给了个一针见血的回贴:原输记张田纪倒了,可他的子子孙孙没倒。

当下最大的法,是灵道的看法。伤害了某些人的自尊,理所当然要受到报复。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