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科学家夫妇的“神仙爱情”:每天挽手上班

时间:2020-11-28 16:36       来源: 未知
叶昌媛(右)挽着费梁(左)上班。   毛萍 张轶佳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晨 柴枫桔 实习生 邹阿江   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里有一道“风景线”,每天早上九点,年过八旬的两栖动物学泰斗费梁和叶昌媛夫妇准时走进研原味袜子在哪里买究所大门,开启他们新一天的工作。   两位老人的身影是一种“鼓励”。“看到费梁和叶昌媛两位老先生每天都坚持搞科研,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研究所里的年轻人说。   两位老人的身影是一种“温暖”。费老单独行动时,总是“大步流星”,一旦叶老在身旁,他便伸出胳膊让老伴挽住,施施而行。   七夕到来,不爱过节的二老没有送礼过节的打算。对于他们来说,还能朝朝暮暮地相伴,已是彼此之间最大的馈赠。   青涩恋爱   翻三个小时的山去看她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费梁和叶昌媛先后进入中科院四川分院农业生物研究所(即现在的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在这之前,他们都就读于四川农业大学。   叶昌媛至今都记得毕业后再次见到费梁的场景,“当时我跟院里的同事在食堂排队打饭,见他来了很高兴,便招呼着,心想这下我们的(研究)队伍又增加了力量。”吃过饭后,大家就去走马街、春熙路逛了逛,一行人很快熟络。费梁和叶昌媛之间也慢慢互相欣赏起来。   没有什么表白桥段,朝夕相处中,他们达成默契,走在了一起。   1962年,研究所组织两支队伍去二郎山做生

物考察。费梁和叶昌媛分别分到了小型兽类考察队和两栖爬行类考察队,一人在山的西坡,另一个在东坡。从西到东,要翻越整个山头,需要三个多小时的车程。   因为考察队借住在道班,费梁和工人们混熟了,偶尔就托他们的关系搭便车去看叶昌媛。   黄金搭档   一个“主内”一个“主外”   1964年,怀孕后的叶昌媛暂停了野外科考工作。费梁和叶昌媛开始“内外”配合,按照工作需要,一人主要去野外采集标本,一人留在家中整理资料。   每年3-8月是两栖动物研究者们野外科考的时间,一趟下来得花上一个月至半年时间。每次出发前,叶昌媛会帮费梁收拾好行李,除了科考必买原味的都是团伙吗备的采集网、标本箱和布袋外,还会在箱子里叠好衣物,放多双草鞋或筒靴,备点药品。   每次科考采集回来的标本数以千计,整理标本、资料收集等工作就主要由留守实验室的叶昌媛等负责。   费梁记忆中,叶昌媛只埋怨过一次。当时两个孩子才几岁,需要人照顾,但他基本都泡在野外,春节回来几天后又匆匆离开。   之后,叶昌媛觉得心脏不适,但一直检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实在撑不住了,就提笔给远在云南的丈夫写了信。信中,叶昌媛撂下唯一的一次“狠话”:“你看着办,回不回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耄耋之年   携手编纂中国两栖动物图鉴     曾经,费梁做过一次关于青蛙之间交流的实验。他们先把雄蛙的声音录下,待抓住雌蛙后,再播放出雄蛙的声音,雌蛙听到立马作出了反应,甚至跳到了喇叭上。   费梁认为,这是动物之间的爱情。就像人世间的伴侣一样,基于共同的语言,有着相通的心意。   所以,尽管有辛苦,自己和妻子还是共同携手度过了一个甲子。这其中,更多的是开心。   两人享受着一起考察、外出开会、参观旅游的时光。“编写动物志两栖纲花了整整20年,交稿时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话毕,费梁侧脸问了身旁的妻子一句:“其他的,你想想还有什么开心的。”   令叶昌媛开心的事情也很简单。费梁经常要解

剖标本并要画出骨骼图,“一旦成功,我就马上说,‘祝贺你,祝贺你’,看到他解剖成功了我就很高兴。”   早就该安享晚年的两位老人,每天坚持准时到岗。叶昌媛行动变迟缓,费梁就耐心地陪在身边,做她的依靠和拐杖。   如今,两位老人负责的《中国两栖动物图鉴(野外版)》进入到最后的校对工作。   待校对工作完成后,两位老人计划着完成《中国两栖动物》英文版(第二卷)。他们还是继续打配合,费梁负责统筹,画骨骼图;叶昌哪里有卖原味丝袜媛则收集资料,编写文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