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搬出来住安稳了,我就踏实了。”——一

时间:2020-11-04 20:29       来源: 未知

原标题:“群众搬出来住安稳了,我就踏实了。”——一线扶贫干部赤列旺堆的心里话
题:“群众搬出来住安稳了,我就踏实了。”——一线扶贫干部赤列旺堆的心里话
新华社记者薛文献、格桑朗杰、王泽昊
第一次见到赤列旺堆,他带领群众在八宿县城附近的小型砖厂干活,头发花白,满身泥水,乍看像一位老农。
第二次见,他在乃然安置点指导群众修建电动车停放点,满头黑发,年轻了许多。
问他怎么变了,他嘿嘿一笑:“头发全白了,不染不行嘛。”
赤列旺堆现任西藏昌都市八宿县林卡乡冷宜村选派支部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但他的心,似乎全放在了从“夏里三乡”等地搬迁出来的群众身上。
“夏里三乡”是夏里乡、拥巴乡和瓦乡的统称,位于怒江西岸,山高谷深,干旱少雨,坡陡地瘠,是八宿县条件最艰苦的地方。
2018年以来,八宿县将“夏里三乡”14个村的338户、1744位村民集中到县城附近的乃然和西巴两个安置点,免费提供住房,提升公共服务质量,帮他们解决就业。赤列旺堆全程参与。
“没办法,我在那里工作了12年,老百姓信任我,我必须对他们负责。”从来没上过学的赤列旺堆,普通话说得很溜。
赤列旺堆今年48岁,1995年3月成为聘用干部后,在全县海拔最高的然乌镇工作多年,2002年任瓦乡副乡长。因为没有路,他去任职就走了一周。
“一层的土房子,没电,缺水,房子漏水,食物只有糌粑和一点点酥油。”赤列旺堆感受到了巨大的反差,“有户人家,5个孩子连衣裤都没有,个个又黑又瘦,脚上是厚厚的茧子。”
赤列旺堆带领当地群众发展生产,教他们打土墙、建房子、修骡马驿道,挨家挨户发放政府的补助,让他们买大米、茶、盐巴、布等,群众生活逐渐改善。
他多次向上反映乡里的困难,建议修路、搬迁。2003年,通往“夏里三乡”的简易道路开始修建。
从2004年起,他先后任瓦乡乡长、党委书记,还兼任三乡公路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整天忙得不亦乐乎。2014年,三个乡的公路全部通车。
路通了,赤列旺堆于2015年调任林卡乡党委书记。第二年,他改任林卡乡旺珠村选派支部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
但他与“夏里三乡”的缘分并没有结束。2017年,县里组织包括“夏里三乡”在内11个乡镇的易地扶贫搬迁,让他任搬迁组副组长。
“我带队挨个乡、村去做工作,告诉大家为什么要搬,搬出去有什么好处。”赤列旺堆说,“好多人对我说,既然老书记说搬了好,那就搬吧。”
2018年夏,“夏里三乡”跨越数百公里山路的整村搬迁开始了,赤列旺堆操碎了心。
“我要协调大小100多台车辆,考虑路上的安全,安排吃、住,给新房子抽签……哎呀,那才叫一个事多。”赤列旺堆苦笑着摇摇头。这样大规模的搬运,县里共组织了16次。
没想到搬出来以后,他的事更多了。
“住进公寓楼,老百姓基本不会用水、电、气,我们一家一家教。”赤列旺堆一边说,一边比画,“我们反复讲,过马路要看红绿灯,垃圾不能乱丢。差不多半年吧,大家总算安顿下来了。”
赤列旺堆说,半夜经常被叫醒,基本没睡过安稳觉,“有人洗澡不会调水温被烫伤送医院;有人晚上睡觉不会关灯问我怎么办;有人把电饭锅放到电炉上煮饭……”
他和当地干部想方设法帮群众就业,有人在水泥厂打工,有人做小区绿化保洁,有人加工服装,大多数人有了稳定的收入。
采访中,赤列旺堆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现在比以前少多了。大家有事都找我,不管也不行。”他说。
为了“夏里三乡”,他曾经差点把命都丢了。
2012年12月15日下午,赤列旺堆和5位同事到村里发放惠民资金,乘车经过一段山路时,遭遇山体滑坡。他全身多处受伤,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左腿至今残疾。
经历风风雨雨、把头发熬白了的赤列旺堆对这些年的付出并不后悔:“最欣慰的是获得老百姓的认可。不管走到哪儿,大家都很尊敬我。现在群众搬出来住安稳了,我就踏实了。”

(薛文献 格桑朗杰 王泽昊)

标签:

友情链接():
吸食海洛因ali michael初老症状避孕环是什么艾滋病的预防正月十六是什么日子提肛运动t裤美女降血压最好的方法吸毒后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