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全兴浇出新玫瑰

时间:2020-11-01 06:13       来源: 未知

原标题:老全兴浇出新玫瑰 一个“70后”男子和21个姑娘的夺冠故事
主教练杨哲曾是四川全兴“黄色狂飙”一代
队员卓玛吉为培养“球感”,每晚都搂着足球睡觉
“沟通”是此次四川女足夺冠的重要因素之一
国庆档热映影片《夺冠》,讲述了几代中国女排人历经浮沉却始终不屈不挠、不断拼搏的传奇经历,感动了无数国人。也是在国庆期间,一个“70后”男子和21个“90后”“00后”姑娘在江苏上演的“夺冠”故事,同样精彩——
10月3日在江苏,今年50岁的四川女足主教练杨哲带领21个平均年龄只有22.6岁的姑娘,夺得2020年全国女子足球甲级联赛的冠军,冲超成功。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薛剑
A
教练:完全是赶鸭子上架
“两眼落泪,一只流的是精神、一只流的是智慧!百分之百的努力,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看完《夺冠》,杨哲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不出几分钟,已经被超过200人点赞。
从10月3日带领四川女足夺冠到10月12日带领球队重新恢复训练,这10天是杨哲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第一次带女足,第一次拿全国冠军。这么多的第一次,居然是在我50岁的时候才到来。”杨哲有些调侃地说道。
提起杨哲,估计只有上了岁数的四川球迷才会有点印象。作为四川全兴“黄色狂飙”一代,杨哲的名号相比于魏群、姚夏、马明宇、邹侑根、黎兵等,显然默默无闻许多。1994年4月17日,标志着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的甲A联赛揭幕战在成都体育中心拉开帷幕,初出茅庐的四川全兴凭借魏群的进球,1比1战平了当年的“十冠王”辽宁远东。这场比赛,全国球迷都记住了身穿3号球服的魏群,自然也忽略了在第67分钟替补出场的2号杨哲。
从1994年—1998年的五个赛季,杨哲始终都是以“替补”身份出现在球迷的视野中,球衣号码也从象征主力的2号变成了代表替补的24号,不过稳定的联赛出场数量,还是让他成为四川全兴“黄色狂飙”时代不可或缺的一环。
1998年,四川全兴迎来历史上首位外籍主教练米罗西。就在那一年,四川全兴击败了此前从未战胜过的上海申花、大连万达,风光一时。但让杨哲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足球生涯却在那一年急转直下。“就是和米罗西整不好啊!不晓得为啥子?总觉得踢得别别扭扭的。”因为足球理念不同,他与米罗西在训练场上发生争执是常事,甚至双方还动过手。
1998年甲A联赛一结束,杨哲便向四川全兴递交了转会报告——从当年如日中天的四川全兴转投一支刚刚成立、还在中国足球乙级联赛打拼的绵阳太极。一年后,绵阳太极冲击甲B无果,心灰意冷的杨哲选择了退役。
退役之后当教练,是那个年代大多数足球运动员的选择,杨哲也不例外。少年队、青年队,作为梯队主教练,杨哲一干就是10年。虽然每年挣的钱不多,但杨哲还是勤勤恳恳,手下也出过像前国青队主教练张力这样的球员。
2010年,中国足坛掀起了反赌扫黑风暴。杨哲又一次选择了退出,“看不到任何希望,就这么干下去,也没有任何意思。还不如退出来,耍!”就这样,杨哲啥事都没干“耍”了4年。
2014年,四川省足协开始筹备参加2017年全运会的梯队,刚刚退役的张力被推到主教练的位置。如何让一名新人尽快上手?四川全兴“黄色狂飙”的缔造者余东风找到杨哲,说:“你也耍够了,该出来活动一下了。”于是,杨哲就“乖乖地提着装备到全运会报了到”。
在杨哲的辅佐下,张力带领着四川全运会队在那届比赛中大放异彩,获得第二名的历史最好成绩。全运会结束之后,球队解散。2019年7月,他又出任四川女足主教练,“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杨哲说,这也就开始了他和四川女足的故事。
B
队员:一群小姐姐的足球梦
10月3日,江苏江宁足球基地,雨越下越大。一名身穿四川女足红色队服的姑娘打着雨伞,一瘸一拐地收集着队友踢到场边的足球。“万佳瑶,你又受伤了啊?!”四川省足协秘书长胡鹏春关心地问。“第一场比赛进了球就受伤了。”小姑娘有点委屈地说。
万佳瑶来自四川绵阳,是四川女足的生活队长。“我以前是学拉丁舞的,后来才开始踢足球。”扎着马尾的她,脸上洋溢着20岁女孩子才有的笑容。
事实上,在10岁之前,万佳瑶根本不知道足球是什么。在爸爸妈妈的宠爱之下,她健康快乐地成长。学拉丁舞,让她修长的身材更加挺拔。在她10岁那年,有足球教练到他们学校选队员,“我800米跑了第一名,就这样被选进了足球队。”
当万佳瑶一开始接触足球,便喜欢上这个黑白相间的家伙,却遭到妈妈的极力反对,“一个女娃娃家,踢啥子足球嘛,晒得黢黑,以后耍朋友都不好耍!”好在爸爸支持她,还和她联手“哄”妈妈。“每次我妈问我去哪儿,我就说我爸带我出去耍了。实际上,我是跑去踢球了!”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小学毕业。后来妈妈实在拧不过万佳瑶,便和她“约法三章”:如果成绩不能进入全年级前150名,她必须退出足球队。好在万佳瑶很争气,初一第一学期结束,她的成绩排在全年级130位,妈妈对她踢球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和万佳瑶一样,来自阿坝州小金县的藏族姑娘卓玛吉也是误打误撞进入足球队的。“我读小学的时候就没有看到过足球长啥子样子。”说起自己踢球的经历,“00后”卓玛吉捂着嘴巴笑个不停:“当时教练到我们学校挑球员,我跑得快,跳得高,就这样被选上了。”
没想到,一接触到足球,卓玛吉便迷上了这个运动,每天训练的劲头很足。训练结束,还不忘自己加练一番。“教练给我说,每天多和足球接触,可以培养自己的球感。”于是,她每天晚上都搂着足球睡觉,以至于有些时候半夜醒来,被子把足球盖得严严实实,自己却露着大半个身子在外面。没过多久,卓玛吉就被选入省队,和万佳瑶等人成为队友。再后来,卓玛吉入选国少队,如今已经是国青队的常客。
因为喜欢吃辣条,卓玛吉被队友亲密地称为“辣条哥”。10月3日,在与广州恒大的比赛中,卓玛吉率先打破场上僵局,为四川女足打开了冠军之门,也为自己的生日送上了最好的礼物——10月4日是卓玛吉20岁生日。夺冠的那个晚上,“辣条哥”拿出藏了许久的辣条,大快朵颐,然后戴着刚刚获得的金牌美美地进入梦乡。
四川女足场上队长,是今年29岁的陈欣。可是谁也想不到,讲一口流利四川话的她,竟然是一名地道的东北姑娘。“我来自黑龙江大庆,从小喜欢足球,我是一路南下踢到四川来的。”陈欣的自我介绍总带着东北人特有的喜感。
陈欣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排名在全年级就没有下过前三。”这个从小就理着小平头的“假小子”,就是喜欢踢球,“人家女同学的书包里喜欢放个漂亮的文具盒,而我的书包里,总有一个足球。”陈欣对足球的喜欢,可以说是浸到了骨子里,哪怕大冬天下雪没过膝盖,她都要推着小车,铲出一个10米见方的场子,一个人在场子里踢球。
看到自家姑娘如此喜欢足球,陈欣的父亲趁着一次开油罐车到沈阳出差的机会,便把她带到沈阳一家教女孩子踢球的学校。面对一群大姐姐,陈欣满心欢喜,可是当父亲开着车离开之后,陈欣哇哇大哭起来——一个8岁的女孩子的足球梦就这样拉开了序幕。1999年,北京刘爱玲女子足球俱乐部在北京挂牌成立。打听到消息,陈欣的父亲又开着车,连夜把闺女从沈阳带到北京。直到2006年,陈欣被北京刘爱玲女子足球俱乐部推荐到四川女足,这一踢就是14年。
C
背后:“沟通”成为制胜法宝
在江苏江宁足球基地,四川女足经过23天7轮比赛,以6战5胜1平积16分的最终成绩,勇夺2020赛季全国女子足球甲级冠军,获得唯一一个2021赛季全国女子足球超级联赛升级名额。
四川女足的2020女甲之旅,看上去顺风顺水,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由于在2017年全运会女足比赛中没有出线,四川女足经历了一次人员大调整。球队主教练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轮到杨哲上任时,他已经是这支球队过去3年时间里的第七任主教练。
杨哲至今都记得刚刚上任时的情景,“队员三三两两坐在凳子上,没有一点精气神,哪像一个运动员嘛!”如果放在以前带男足青年队的时候,杨哲早就劈头盖脸地教训起来了。可这一次,他像一个大哥哥甚至大叔一样,耐心地和姑娘们交起心来。“都是些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娃娃,本来选择踢球就不容易。作为教练,更应该多关心和体谅她们。”
刚到队伍的时候,杨哲身边的助手不多,所有事情只能由他一肩挑。“每天训练不是最累的,最累的就是一群队员每天堵在你的寝室门口告状,说这个不对,说那个不对。”杨哲说,这一年他的头发白得比过去十年都快。
为了取得女足队员们的信任,杨哲改变了以往开大会的模式,开始逐一和队员们沟通,甚至还把自己踢球时的“黑历史”拿出来剖析,“现在再来看我当年和米罗西的冲突,确实是我年轻冲动了。作为主教练,他是站在一个全局的角度考虑问题,而我当年显然想不到那么多。”在给四川省足协的总结中,杨哲将“沟通”列为此次四川女足夺冠的重要因素之一。
渐渐地,杨哲发现,队员们的训练劲头足了,训练效果也明显提高了。即便后来因为疫情原因,队伍长期封闭且训练不正常,姑娘们也没有那么多怨言了。用队员们的话来说,“跟着杨指导,我们看到了希望。”
事实上,此次前来江苏参加女甲联赛,四川女足并没有奢望过冲超。自从2013年剑南春退出赞助,2014年全国女足联赛重新划分为超级和甲级之后,四川女足便开始了长达5年的沉寂:2015赛季女甲第4;2016赛季女甲第3;2017赛季女甲第5;2018赛季女甲第4;2019赛季女甲第5……球队因为伤病等各种原因,杨哲只带了21名球员前来江苏,除去2名守门员,球队连分组对抗的人员都没有办法凑齐,助理教练“客串”是常事,有些时候,甚至杨哲都要亲自上场踢球。
不仅如此,由于球队一直没有找到领队,四川省足协直到9月14日才把原四川全兴前锋、在四川女足工作多年的何斌派到南京——这个时候,四川女足已经抵达南京一个星期了,而且女甲联赛也已经开始了。被姑娘们亲切称为“孟爷爷”的孟宪鹏,也是球队前往江苏比赛前到位的。领队、主教练、助理教练、队医等9人各司其职,让四川女足这台蛰伏已久的“机器”重新启动起来。
面对本赛季其他6支以职业俱乐部模式参加女甲联赛的球队,四川女足的比赛打得非常艰难。9月12日第一场比赛,万佳瑶就在与上海申花的比赛中受伤下场。9月18日对阵大连队,四川女足在0比1落后的情况下逆转取胜;第五轮对阵陕西说实创投,球队两度落后两度顽强扳平比分。正是因为拼下了这两场硬仗,球队才迎来了最后一轮取胜即冲超的希望。与广州恒大的终场哨响,四川女足的姑娘们手牵着手,向对手、向现场不多的赛事工作人员鞠躬感谢。
换下早已经被雨水浸透的球服,再次回到足球场,捧起2020赛季全国女子足球甲级联赛冠军奖杯,四川女足的姑娘们笑颜如花。(记者 薛剑)

标签:

友情链接():